COPYRIGHT© 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

COPYRIGHT© 2018  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

谋中药战略方向 促产业健康发展

发布时间:
2015/09/11
浏览量

中医药事业发展“十二五”规划预期,到2015年,中药工业总产值将达到5590亿元,年均增长率12%。2013年,中药工业总产值达到6324.4亿元,有关人士透露,2014年中药工业总产值已超过7000亿元。中药产业发展无论是绝对值还是增速均远超预期。

今年出台的《中药材保护和发展规划(2015~2020年)》成为拉动产业发展的强大引擎。从中药材种植、加工、物流,到中药材质量监管、规范标准,行业内外对于中药产业发展充满着期许和展望。此次在药都亳州举办的中医药发展大会高峰论坛和分论坛上,《规划》成为最热话题。中医药专家及政府管理部门负责人一致表示,《规划》对中药全产业链谋篇布局,为中药产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指明了方向。

 

把控第一道关 规范中药材来源

“多部门联合发布的《规划》,表明国家对于中药产业的重视。”已逾耄耋之年的国医大师金世元对《规划》最有感触,他说这将对中医药行业产生跨时代的影响。

 中药材的优劣直接关乎中药产品质量。对于中药材源头的把控,在《规划》中有诸多细致表述,“其中特别提出‘深入分析中药材道地性成因’,表明了行业对于药材道地性的回归”,多年致力于道地药材研究的金世元看来,中药材完全依靠传统的“道地药材”是远远不够的,还必须在原有的基础上发展创新。

金世元认为,《规划》对于中药材生产的各环节都有明确的发展方向,细化标准、规范源头,有利于从药材品质出发对中药质量进行严格把关。

 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其广在演讲中表示,中药材应作为战略资源管理,一方面突出中药材的重要性,另外也为中药材的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“作为战略资源,中药材质量保障与合理使用两者不能偏废。中药材质量不仅仅是行业内问题,其生产涉及多环节多部门,应结合整个社会各方综合解决。中药材的合理使用问题也不容忽视,对于中药材的不当使用,表面上扩大了对中药材的需求,对药农反而形成了误导。”

陈其广认为,中药材在保障质量情况下,应先满足医疗卫生需求,以及国内市场的发展需要。发展应有重点,将中药材作为战略资源考虑,加强管理,并且更要注重其安全性。

安徽是我国中药材和中成药的中药生产和加工省份之一,以中药为原料的各类工业产品研究开发也在加快进程,安徽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董明培认为,在保证中药材产量同时,应以动态监测手段加强对中药材源头的保护。

 “现代中药产业从种植到流通环节都在升级,传统的手段已经不能完全满足对于中药材产业链的监测。”董明培说,安徽省正在逐步实现从种子资源保护到规范化种植的引领和推广,对名贵药材、濒危资源建立动态监测体系,为中药材生产良性发展打下基础。

 

 厘清各环节 中药物流更现代化

中药材产业链长,从种植采收到仓储流通,多环节、多因素都可能对中药材质量产生影响。

以中药材物流为例,加工、仓储分散,包装不规范,硫磺熏蒸、霉变等养护问题难解决等,制约了中药材以及中药产业的发展。

“现在很多种植经营户都表示,以往的粗放式经营行不通了,应走规范化、规模化、产业化路子。”中国中药协会秘书长王桂华说,协会已经在道地药材的标准化种植,重金属残留的检测和控制等方面,研究制定和发布了很多标准。

“目前,在中药材流通领域,关于商品等级规格的标准,尤其是适应电商的标准,将要陆续出台。药品和药材的质量在这样的环境和背景下,将有大跨步的提升。”王桂华解释。

“建设中药材现代物流体系是保障中药材流通安全与品质的有效措施。”商务部市场秩序司原巡视员温再兴,也是全国中药材物流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,对于中药材流通领域也有很多深入理解,他解释,现代物流体系将使中药材产地初加工更集约,中药材包装更规范,中药材仓储集中统一管理,中药材物流管理与追溯管理无缝对接。

同时,温再兴透露,在商务部市场秩序司的指导下,由中国仓储协会与中国中药协会组织起草的《全国中药材物流基地规划建设指引》将出台,提出全国中药材物流基地建设规划。同时国家标准《中药材物流管理质量管理规范》(GWP)也将在今后问世,“现在全国中药材现代物流体系建设已经拉开序幕,许多中药材流通企业正在开始积极行动,参与仓储物流基地建设。通过运用现代技术,将为中药材流通带来重大变革。”

 

各地探路发展 助力产业整体提升

王桂华说,规划发布后,对于各中药材主产区药材经营者、种植者,特别是17个中药材交易市场所在地,拉动效应明显。各地政府也积极贯彻落实规划。如河南禹州,两个月前,结合自身实际情况,启动制定当地中药发展规划。

云南省中药材品种占全国61%,中药材产业是该省发展区域经济的优势特色生物产业。该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、省中医管理局局长郑进今年再次来到发展大会现场。作为中医药大省的中医药管理部门掌门人,他对于中药资源开发、中药产业等领域的发展很关注。

今年5月,云南省政府出台《加快中药产业发展指导意见》,提出到2017年,全省中药(民族药)总产值达到900亿元,打造“滇中现代中药(民族药)经济圈”,建设全省中药材行业统计信息数据平台,引导种植布局,提供价格预警。

云南省开展30种重点保护和发展的珍稀濒危特色中药资源评价、保护及繁育技术研究,掌握现有资源状况,制定野生药材采集规范,建立繁育示范基地。“通过规范生产药材,可促进中药资源的可持续利用,困难再多我们也要克服。”郑进信心满满。

安徽作为全国最大的中药材集散地,鼓励省内大型中药企业参与制定地方性中药材标准,正在积极筹建第三方质量评价机构。“下一步我们将在亳州中药材交易平台上打造国际期货贸易,让中医药为更多国家和地区的群众服务。”董明培说。

 亳州市委书记杨敬农介绍,亳州把现代中医药作为首位产业,中药材市场年交易额超过210亿元。亳州市将力争在2020年,把现代中药打造成千亿元产业,确立亳州在全国中药产业中的龙头地位。